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評論  加載中


    我結婚三年了,很幸福,但還沒活夠。有一天,我把家鑰匙弄丟了,就得在鄰居櫻田的房間裡等。佐久田偷偷從她家偷聽,他知道她經常因為對丈夫的活動不滿意而感到沮喪,並強迫她跪下來吸吮他的雞巴。一邊努力反抗,一邊想起了很久以前感受到的強烈刺激帶來的快感。